自由市场主义是如何失败的?

  亚当?斯密在其《国富论》中提出自由市场经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这只无形的手能自动调节市场平衡,推进社会利益协调向前发展。
  亚当?斯密的说法是这样的:“每个人都在力图应用他的资本,来使其生产品能得到最大的价值。一般来说,他并不企图增进公共福利,也不知道他所增进的公共福利是多少。他所追求的仅仅是他个人的安乐,仅仅是他个人的利益。在这样做时,有一支看不见的手引导他去促进一种目标,而这种目标决不是他所追求的东西。由于追逐他自己的利益,他经常促进了社会利益,其效果要比他真正想促进社会利益时所得到的效果为大。”
  亚当?斯密提出自由市场能自我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的观点已经有两百多年了。在这两百多年的过程中资本主义经济学已经发展出一个庞杂的精致的数理化的经济学体系来仔细地论证这一观点,形成了今天西方发达国家所谓的正统经济学理论。这一理论已经占据了西方大学经济学的主要讲坛,成为了向莘莘学子教授的所谓标准的科学的经济学理论。
  实际上这一套正统经济学理论是一个很片面的理论,其理论局限性完全不能演绎经济活动的真实逻辑。真实情况是:资本家绝大多数没有,事实上也完全没有必要掌握现在已经发展得非常抽象数理化的现代西方正统经济学理论。资本家的经营活动,经济行为不是依据高度抽象化、数理化的正统经济学理论的指导来进行的。这一情况与其他的自然科学工程实践活动截然不同,没有严密的科学理论进行指导,我们无法设计制造出合格的机器,造出原子弹,发射卫星,更不会造出超级计算机。自然科学性工程技术实践越复杂,难度越大,需要的数学与科学理论就越严密越高级。可是完全不必接触西方正统经济学理论,根本不需要严密高深的数学知识的老板们却能发展出经营好富可敌国的跨国公司。这是一个令标榜最科学的正统经济学无比尴尬的事情。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发展的几百年中种种社会弊病不仅没有根除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种种事实表明所谓的西方正统经济学理论即自由市场主义不过是过去几百年乃至上千年长期盘据西方大学讲坛的神学的一个经济学层面的翻版而已。现代西方正统经济学理论只是一种缺乏正确实践指导意义的经济版神学。它存在的根本目的只是披上严密数学与科学的外衣,维护对资本主义体制的正当性、合理性与永恒性的信仰。
  自由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根本无法解决社会资源的配置失衡这一核心问题,相反却是制造这一困境的根本原因。社会发展目标就是广大人民即社会(包括国家)利益能得到的全面、均衡、可持续地发展与保障。要真实实现社会发展的这一目标就必然要求正确、合理地配置社会资源。而自由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只能推动绝大多数社会资源(财富)向资本流动与集中。因为自由市场经济必然要求资源向有购买力的需求者配置。商品(货物)与服务只能流向有钱购买它的需求者,谁出价高谁就能买到它。拥有的金钱越多,越富有,获得的社会资源与机会就越多;反之越贫穷,获得的社会资源与机会就越少。而拥有足够的资源是获得良好发展与前途的一个必要条件。在自由市场条件下会形成绝大多数社会资源(财富)向少数最富有的资本集团集中的必然趋势。2011年韩国10大企业集团的销售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八成。仅三星集团的国内外销售总额就为270.8万亿韩元,占韩国2011年GDP的21.9%。
  在私有制条件下绝大数资源(财富)流向少数私有者(资本)是自由市场经济的必然趋势,直到有来自市场以外的力量迫使它改变这种趋势为止。资源流向资本,资源向资本集中。这是自由市场配置资源的核心本质,是私有制下自由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而现代西方正统经济理论竟然通过一系列复杂抽象的数学演绎“论证”了这种自由市场的资源流动是最合理的,实现了社会价值的最大化。实际上,在私有制度下,自由市场经济真正实现的是资本利益的最大化。在私有经济制度下,劳工能生存下来最主要有两点。其一是资本需要劳工来制造价值。其二是资本阶层内部之间的竞争。只要这两个条件消失掉其中任何一个,劳工的地位和权益将无法保障。
  最优质的资源流向出价最高的人。富人可以有皇宫般的住宅,性伙伴可以隐秘地拥有N个。可以用黄金马桶。可以有豪车,私人飞机。外出旅行可以入住五星级酒店。子女可以上拥有优质资源和服务的私立贵族学校,上医院看病可以享受VIP服务,私人医生。可以竞选议员,部长、总统,事实上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出钱让议员,部长、总统乃至政府为自己的公司事业办事等等,不一而足。与之相反,正如标榜“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的茅于轼所论的:穷人住的廉租房是不能有私人厕所的。否则一旦设有私人厕所,廉租房就会被富人购买,而穷人就住不上了。换而言之,茅于轼讲出了一个社会现象:如果不加以干预的话,穷人是连有私人厕所的廉租房也无法享有的。这就是在私有制下自由市场交易给穷人的最优资源配置。
  自由市场无形的手已经在大量领域里出现了失灵的状况。亚当?斯密的理论在根本上已经是一个失败的理论,即便是该理论在某些地方曾经闪耀出智慧的火花。
  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都经历过一段时期,即为了应对私有垄断经济的出现给社会带来的危害而不得不相继制定了各种形式的反垄断法律,依靠国家强制性措施这一外来干预力量来弥补自由市场无法自我克服与调节的固有缺陷。
  《福布斯》2013中国富豪榜已经公布,《国际金融报》记者计算后发现,前400位富豪的财富相当于中国13.4亿人口上半年GDP的约1/7(14%)。前400位富豪平均拥有的财富,是中国农村人口全年人均现金收入的100万倍,全国城镇人口全年人均收入的31.7万倍。

  根据相关资料统计,事实上全球最富的300人拥有的财富比全球最穷30亿人(几乎相当于地球一半人口)的财富总和还要多。不过实际情况其实更加糟糕:全球最富有的200人拥有大约2.7万亿美元的财富,远远多于35亿最穷人口2.2万亿美元的财富总和。
  还有一个数据更加残酷地说明了世界不平等以及这种不平等将会进一步加剧。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最近20年,1%最富者的收入增加了60%,金融危机不但没有阻止反而加速了他们财富的增加,其中0.01%最富者的收入增长最快”。
  我们不妨作出一个这样的假设:在私有制经济条件下,如果政府不采取干预措施(如:制定反垄断法律;征税等等),放任自由市场经济按照自身的逻辑来发展,其结果必然是资本集权的专制主义与社会体制。从历史的观点来看,现在西方资本主义体制与中国古代封建社会体制的最大区别仅仅在于所谓最高权力的组织与实施形式不同。
  广大社会民众的生活是衣食住行,是住房、食物、车子、良好的教育、是老有所养、病有所医等等。这些是社会民生的内容。发展民生,改善民生,提高民生,保障民生这是民意所归,民心所向。在政府不拥有企业,资源和土地为资本所拥有的私有制条件下。我们来看自由市场经济体制来解决社会民生问题的基本逻辑过程。来看看维系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正常运作的必要条件,来看自由市场主义在生产力不断发展提升的条件下必然失败的一些过程。
  民生的物质基础就是生活资料和服务。比如:住房、衣服、车子、手机、家用电器、学校教育、医疗服务等等。整个社会或者国家的民众需要的生活资料和服务都是为资本所拥有的企业来提供的。能够生产提供物质资料(包括生活资料)的物质就是生产资料。一般来讲资本寻求的是生产资料的不断扩充。民众需要的是生活资料和服务的可靠保障。在自由市场经济条件下民众必须通过支付货币来购买生活资料和服务。劳工的货币源自工作的报酬也就是工资。
  每件生活资料是有一定的销售价格的。这个销售价格包括了这件商品在它从原料勘探、生产、制造,直到成品销售的整个过程中的所有成本。这个成本自然也就包括在该件商品在这个过程中所支付给所有劳工的相应工资在内。我们会发现整个社会销售的生活资料(包括服务)的价格之和大于相应所支付的所有劳工工资之和。这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行为的必然结果。显然整个社会劳工在社会生活资料的生产过程中的所获得的工资无法相应完全购买这些生活资料。这表明所有社会劳工用来购买生活资料和服务的工资来源除了生产生活资料和提供服务的所获得的工资以外还有其他部分。这另外的部分主要就是替资本制造生产资料和服务所获得的工资。
  这个过程显示社会劳工要源源不断地获得生活资料就必须要求资本所拥有的生产资料(包括服务)不断扩张。生产资料的扩张就是资产扩张,换而言之就是投资。也就是说不断地投资是维系社会基本正常的必要条件。对于一个封闭的资本系统来讲,如果资本投资停滞不前,则该系统必然不会稳定,因为社会民众的生活将会由于工资不足(除非将资本的利润进行转移支付给劳工)而陷入危机。这个分析揭示出资产扩张或者说投资是资本主义社会稳定存在的一个必要条件。
  资本的资产扩张即投资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利润预期。如果一个投资项目不能带来任何利润预期则理性的投资人一般不会对该项目投资。下面来揭示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要稳定存在另外一个条件:货币扩张。
  为了使得问题更清晰,我们先假设社会货币存量即社会货币流通总量M固定不变。为了便于分析,我们不妨先假定这些货币为劳工所有,资方拥有各种形式的资产或者商品货物。劳工用这些货币向资方购买生活资料。这样就完成了一次市场交易行为。货币流向了资方,生活资料转移到了民众手中。结合上面的分析,要维持民生,劳工就必须工作,资方就必须投资。资方拿这些从劳工手中换到的货币进行生产或投资。由于资本的经济行为是理性的利润预期行为,所以不管资方拿这些货币如何组织生产或投资,这一过程中所支付给劳工的工资总额P必定小于换得的货币总量M。即P<M。为便于分析我们称P为第一次工资总额。
  这个过程继续下去,在同等情况下,劳工用P继续购买资方的商品即生活资料或者服务就必然比上次要少。资方用P继续组织生产或者投资,其过程中所发生的支付给劳工的工资总额为P1必定小于P。即P1<P。
  如此不断循环发生N次就有Pn<Pn-1<Pn-2<Pn-3<??????<P3<P2<P1<P<M。最后在足够多次数的条件下,即N→∞时必然有Pn→0这个结果。由于最初的货币存量M必须转换为资本的利润而使得市场交换行为陷于停滞而发生经济危机。这是一个正常的容许有利润的市场经济的自然发展结果。在非正常情况下就会形成债务性经济买卖行为。最终因为债务无法兑现而陷于崩溃。换句话说资本主义经济的市场经济行为要求必须向体系不断新投放货币,这就是货币扩张。货币扩张是私有制下自由市场经济的必然结果。我们都清楚货币不断扩张的后果将是通货膨胀。通货膨胀的社会经济危害是严重的。
  如果不断增发的货币在一个封闭的经济体系中运行,通货膨胀肯定会发生。通货膨胀实质是有钱买不到对等的商品货物。所以引导钱走出去就势在必然了。这就是美国目前的金融政策。如果全球的美元回流到美国要求兑换成实物,美国就必然发生天量的通货膨胀而构成社会危机。美国的政策是变换名目通过向民众发钱向全球购买货物商品。而对境外美元回流美国进行资产购买行为进行严格的各种名目的限制。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增发货币的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必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资方积聚了天量的金融资本。而这些天量金融资本是要寻求利润的。维系利润的根源在于不断新流入体系的货币。而货币发行行为在私有制经济体制下实质是一种原罪性行为,是一种掠夺。
  历史以来,生产资料所有者的价值生产一直要依赖劳工进行,但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前面已经说过,在私有经济制度下,劳工能生存下来最主要有两点。其一是资本需要劳工来制造价值。其二是资本阶层内部之间的竞争。现在,生产技术的发展和资本内部的激烈竞争,经济全球化、自由化格局导致替代劳工的的自动化、智能化的生产方式已经出现。这是生产力发展的新革命。普通劳动力将成为资本的鸡肋。工作机会终将面临不断萎缩的趋势,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是生产力进步的必然趋势。劳动力走向服务业实现重新就业不过是“涸辙之鲋,相濡以沫”而已。难道真能通过社会民众相互通过“我给你带孩子,你给我洗衣服,他给我们按摩”的这种所谓服务业来增进社会民众的实际收入?!最后政府为了维持社会稳定不得不强行对资本征税或增发货币来维系社会民生。
  对于掌握天量金融资本和自动化、智能化财富制造设备与资源的新生资本力量来讲其胃口是巨大的。资本生产的动机——利润不再是最高的驱动力量。建立一个资源能内部自我扩张增生与满足的独立性企业才是真正的新目标。发展的过程好像又回到了历史的起点。一个封建庄园主的自足能力正在成为资本主义发展的新方向,劳工将被资本抛弃。原有的国家依靠私有资本投资增进社会就业维系国家社会稳定的基本方法将不再有效。国家政权凭借军队和警察等暴力机构为基础的权力正被技术与资本权力逐渐瓦解。核能发电站、地球生物圈II号、互联网、人类基因图谱与生物基因工程、、超级计算机、天量永久存储器、全球图书数字化工程、伺服电机与智能机器人、超微型机器工程。一步一步走向既定的目标。历史即将上演大资本财团扭转历史前进车轮的前所未有的一幕,成为历史进程关键角色的将是少数的大资本财团而不再是以往的国家政权。这是历史前所未有的新情况。多数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场即将席卷全球的浩劫的脚本声已经越来越响亮。历史将彻底宣告亚当?斯密的无形之手能自动增进社会民众利益的论断不过是一个自相情愿的历史笑话。这个笑话被某些人、某阶层和集团刻意宣传为至高的真理,也确实蒙蔽了不少缺乏独立思考的头脑。谬论是无法替代真理来正确指导人们的实践以获得成功的。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 注册